安多尼@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我愛文字的分享,那是最美麗的符號,可以讓我繼續與人分享生命的方式之一。我以生活的見證告訴您我與天主的相遇故事。我也以我的想法,告訴你我在想些什麼。...一切就只是生活的分享而已。
  • 74113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悼念圣召的启蒙导师俞怀仁神父


我还记得在孩提时,有一次俞神父到了我家去拜访。他其实很喜欢小孩,而且我觉得他非常重视圣召。我还记得他摸着我的头对我说:『将来去做神父吧!』做神父为一个还不懂事的我依然是遥远的事。不过,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从此就很留意俞神父。我觉得俞神父是一个巨人,因为他给我的印象总是忠诚与正直。

那时候的我也参加了辅祭班。
每逢星期六傍晚,总会骑着脚踏车到圣德肋撒堂辅
祭。俞神父总是很照顾小朋友,看着我留了满头大汗,会叫我坐着吹电扇。偶尔,有教友出殡时,我总喜欢跟着俞神父出门。有一次,俞神父载着我去丧家举行起棺礼途中,经过了一片榴莲园,车子速度虽然放慢了,但俞神父一直东张西望告诉我那里有榴莲。结果对面来了一部摩托车,大概车主也在看榴莲的缘故,最后车子和摩托车撞上了。我还记得那位骑摩托的教友飞上了车顶。


个性刚直的俞神父自然在态度上偶尔叫人不喜欢。以前都听人批评俞神父总是骂人。当我逐渐懂事后,我慢慢听懂了神父背后的用心良苦,我不觉得神父是在骂人,反而是在关心教友,就如同父亲如何关心自己的儿子一样。我从俞神父的个性中也作了自我的反省,尤其在我的牧者生涯里,我发现自己也受了俞神父多少的影响。


有一次,圣德肋撒堂晚上遭贼进入,结果圣体龛被破坏了,据知圣体盒里的圣体受到了侮辱和践踏。俞神父领着我到告解亭内,指着橱柜说:贼就躲在里面。我还记得俞神父一直说耶稣受到了侮辱这件事。回想起来,我知道俞神父是一位很热爱圣体的司铎。



俞神父每一天下午都会在圣堂的穿堂步行,但手中总握着玫瑰念珠,他是在诵念玫瑰经。要不然,就会在圣堂的某一个角落,看到神父在那里,透过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诵念日课。坦白说,以前我看俞神父因为是神父,所以他会念经。但,从今天自己成为神父的经验来看,俞神父不但是一个牧者,更是一个祈祷的人。


就在俞神父回到圣德肋撒堂休养期间,曾数次探望他。俞神父也数次向我提起希望可以帮他收集马六甲华文教会的发展数据,整理后出书。但,我没答应他,因为那是一个很浩大的工程,加上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新神父。


『去做神父吧!』一句简单的话,却带给我很大的影响。俞怀仁神父是一位慈父,他的眼里就是要把天主托付的每一个儿女都照顾好。


谢谢你,俞神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